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古斋

三古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李二楞雨夜遇鬼童  

2014-06-25 10:37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李二楞雨夜遇鬼童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李二楞雨夜遇鬼童 - 三古斋  - 三古斋 


    乱葬岗是一个古老的名词,在旧中国凡较大的村庄都有一个或几个乱葬岗。它是一块无主的土地,多设在路旁或河边,人们都不去耕种他,里面长满了荒草,他的用途是舍弃六岁以下的病亡儿童、外地逃荒避难或手艺人发急病死在异地者,也可在此葬埋,但不能留有坟头和封土,以等其家人来起骨还乡。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块公共墓地。但他是不收费的。

    因在那个年代无医疗条件,儿童死亡率极高,乱葬岗内小孩尸体常年不断,不管贫富之家,小孩死后都要给穿戴整齐,用家中做饭的垫子(用高粱杆穿连而成,用于蒸饭所用)卷着,就弃尸于乱葬岗中,以等狗来撕吃。如果放置三天后不见狗吃,还意为不吉,对再生的孩童不利生繁,若再生个男儿必取名狗剩狗夺。所以在旧中国叫此名者不乏其人。因这个地方有尸体常年暴露,在人们的心中就产生了神秘的畏惧感,从而也就生发出了好多离奇的故事,今天就给大家说一个《李二楞雨夜遇鬼童》的传说。

     在潍河东岸,吴沟河边有一块乱葬岗,占地约有二、三亩,内长茅草,有一棵歪脖子老榆树长在中央,多隻猫头鹰在其上面安家落户,每到夜间总是发出嘎、嘎、嘎的鸣叫声,周边村庄的红眼野狗也三五成群的常来光顾,随时准备撕开饭垫子里卷着的婴儿,以享那令看者最悲痛的美味。

     李二楞,潍东神仙庄人氏,身躯伟岸,枣红色脸堂,精通武功拳法,豪饮酒,善交朋友,常以胆大自诩。在民国初年的六月二十六日,是潍东大村饮马街山会,李二楞赶会遇友,被邀至酒店,几个老友相聚,一时心颠意狂,喝了个酩酊大醉,待到酒醒,天至午夜,门外暴雨如注,遂向店家借来苇笠和蓑衣,穿戴好后,醉惺惺的往家赶路。

     他出的庄来,在雷电的闪光里深一步、浅一步的在泥水里淌行,走着走着,感到双腿似灌满了铅水,一步难挪。便把蓑衣往腚下一拢,索性坐下来以待天明。

蓝色的闪电一霎时照亮田野,他看了几次始知自己走进了乱葬岗,心中便有了几分惊悚,欲站立又体不能支,只得听天由命,任其它罢。

闪电间,暴雨落在水面,出现密密麻麻的气泡,跟随着气泡破裂,便发出了几声小儿的啼哭声,初是几声,随后应声四起,有的似饥寒的无奈,有的似病疼的哀鸣,凄凄切切,冷冷惨惨,令人心跳急促,毛骨悚然。

霎时间,水面上冒立出了几个小儿的头颅,有的头带遮肩帽,身穿小红袄,有的赤身露体,忽上忽下,极似一群顽皮的小儿在戏水游泳。一回儿都成群结队的爬上了岸,叽叽喳喳的叫喊着,把个李二楞围了个严严实实。恰此时,老榆树上的鸟儿嘎、嘎、嘎连鸣三声, 从树下走出来一个身高三尺许的小儿,手持一个小货郎鼓,摇的咚咚作响。大声斥众小儿曰:“谁也别乱动,都听我的,看看他身上有多少个窟窿,咱今天给他堵上”。众小儿如同听到了将军的命令,一齐下手,有的掀开蓑衣上的茅草,露出棱型编织口,有的双手捧坭,把几百个编织口封了严严实实。一番紧张的忙碌之后,众鬼童都累的气喘吁吁,坐地而息。

在电闪的明灭间,只见那个高个的小儿双手扶地,另一小儿站立他的脊梁上,接着众小儿递上来的坭土糊上李二楞苇笠下面的编口。此时李二楞顿感头重千斤,四肢瘫软难动,任其众小儿戏耍。

这时只听得卧地的小儿说:“都再加把劲,快把他头上的窟窿堵上”。站在他身上的小儿双手接坭,很快的就堵死了李二楞的双耳。此时李二楞想:“堵死我的耳朵,到明天后我还能抠出来,若堵死了我的双眼我可就成了瞎子了啊”。他试着睁闭了几次眼睛,知还能启合自如,就索性把双眼紧闭,任其小儿糊坭。

小儿细小的手指伸进了李二楞的两个鼻孔,试了一下说:“ 这个窟窿深,多挖坭来,我给他糊上”。不一霎,两个鼻孔就封严了,李二楞只得用嘴喘气。心想:“堵死我的鼻子孔我还能用嘴喘气,如果再堵死我这张嘴这不是要我的命吗”?,当小儿给他堵嘴时,小儿堵一把坭,他就用力吐了出来,堵了几次总不得法,这个小儿就把手伸进了他的嘴里,左抠右挠,弄的他痛庝难耐,他索性用力一咬,小儿的一根手指被他咬了下来。一股恶臭令他昏厥,头一搭拉,就昏死了过去。

一夜的暴雨,人们担心地里的庄稼受损,吴沟村有一村民在天将微明时去地里看雨情,走到乱葬岗,见岗里起了一座新坟,甚为不解,就上前看个究竟,围转了几圈,就用手扒看,突然间坟里面发出了微弱的呻吟声,他吓的往后倒退了几步,定了定神,就再向前扒看,渐渐的就露出了蓑衣和苇笠。他慢慢的将蓑衣和苇笠解下来,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就暴露在了他的面前,他捧了些地下的雨水,冲掉了他脸上的稠坭,见其双耳和鼻孔皆被坭封堵,就用草棒一点一点的抠出来,贴面近看,知是邻村的李二楞。就把他背回了家。

这件怪事很快的就一传十,十传百的传遍了十里八乡。青山大庙里的持拂道长闻听此事,亲自找到了李二楞,让他叙说整个事件的经过。问他咬下的小儿手指那里去了?李二楞说:“当我用力咬下时,被恶臭顶昏,是吐落坭中还是吞咽腹内我也不知道了啊”!持拂道长取出银针,在李二楞的额、鼻、唇各扎三针,即告辞而去。

从此始,李二楞就落下了一个毛病,没事总要吐唾液不止。到了第二年的深秋,其妻有孕分娩,产一男儿,右手缺一食指。后遗传三代而止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仲泉于2014625写于昌邑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2)| 评论(7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